村民俩同时换肺省县接力大营救
我国县级医院首例“换肺人”在高州市人民医院康复出院
   发表日期:2019-02-20 15:43:16

IMG_0048.jpg

“重新活了一次,能自由呼吸,真好!”2月19日下午,在高州市人民医院欢送出院现场,拥有一双新肺的村民黎叔康复出院,同样换肺后的冯伯正在康复中,劫后重生的两人向现场的广州和高州手术团队一一赠旗致谢。三个月前,他们俩因为双肺纤维化导致呼吸衰竭、生命迅速进入倒计时,所幸得到省县接力大营救,在高州市人民医院同一天同时接受“人工心肺”辅助下双肺移植手术成功,迎来新生。

据查阅,肺移植在人类大器官移植中属于最高难度级别之列。此次高州同时开展两例双肺移植手术获得成功,在我国县级医院尚属首次。手术经广东省卫生健康委批准,在茂名和高州当地的支持下,由广东省医学会胸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何建行教授肺移植团队与广东省医学会胸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高州市人民医院院长王茂生教授的胸外科团队联合施行。

双肺纤维化命危

37岁的黎叔和52岁的冯伯都是高州市荷塘镇的村民,以做泥水工维持家计。两人发病后被送到高州市人民医院(以下简称manbext网页登录),虽经医院组织肾脏内科、呼吸内科、胸外科、心血管外科、重症医学科、血液净化中心等多学科联合救治,但是双肺出现不可逆的纤维化,肺变得像丝瓜瓤一样“不会呼吸了”,生命危在旦夕。

“肺移植是目前唯一的根本救命方法。”医院专家指出,然而在获得肺移植之前,患者唯有依靠“人工心肺”即体外膜肺氧合(ECMO)技术才能艰难维持生命,否则终会呼吸衰竭而死亡。

据了解,ECMO是近年发展起来的顶尖体外生命支持技术,它代表一个医院甚至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危重症急救水平。它可在一段时间内部分乃至完全替代患者的心肺功能,适用于各种原因引起心跳呼吸骤停、急性严重心功能衰竭、呼吸功能衰竭和心肺移植过渡时期,被誉为“人工心肺”,可为重症患者的救治赢得宝贵时间。

2018年manbext网页登录已自主成功开展32例ECMO治疗,成功撤机16例,康复出院11例,达到省级医院水平。受益于此,黎叔和冯伯的双肺功能失效后还能续命,赢得“等待肺移植的宝贵时间”。

双肺移植迎新生

肺移植能救命,黎叔和冯伯适合在哪里接受手术呢?经广州多家省部级医院专家会诊,明确“两人病情太危重,不宜转运上级医院”,建议在高州当地接受肺移植。

然而,我国县级医院尚没有开展肺移植手术的经验,怎么办?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何建行院长肺移植团队伸出援手,认为manbext网页登录心脏外科、胸外科具备救治心肺重症病人的厚实基础。笔者了解到,manbext网页登录心脏外科是广东省十一五医学特色专科,年手术量超过2000例,居全省第二、全国前列。据广东省卫健委公布,该院胸外科是广东省临床重点专科,临床能力在全省三级医院排名第七名,年手术量超过1000例。在这样的县级医院培养一支肺移植队伍,可以更好地救治肺功能终末期的基层病人。确定治疗方案后,广州、高州两地紧密联动,时刻准备着肺移植手术,但“一肺难求”。

幸运的是,入院等待36天后传来好消息:广州有两位捐献者捐出了双肺,并通过中国器官分配系统与黎叔、冯伯匹配成功。

肺源从供体植入到受体,其路上转运的最佳时间是6个小时以内,每一分秒都是生命的接力跑。

去年12月28日,在高铁、高速公路等部门开辟的器官转运绿色通道上,400多公里之外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何建行院长肺移植团队带来两颗供肺,坐动车赶到茂名火车站。manbext网页登录急救车无缝隙对接,“一路绿灯”火速护送。终于,供肺到达manbext网页登录手术室时,比预定时间提前了15分钟。

紧接着,何建行院长肺移植团队与manbext网页登录王茂生院长的胸外科团队争分夺秒为黎叔、冯伯施行ECMO辅助下双肺移植手术,首先快速对供肺气管及血管进行修剪,然后再植入两人体内。术中,专家们仔细吻合气管及血管,利用气管镜检查吻合气管是否通畅。从供肺到达手术室至手术结束,两例移植手术分别历时6个小时、7小时后全部宣告成功。

待患如亲保康复

肺移植除了手术,术后管理也是关键。为了让新肺“在新家安营扎寨”,黎叔、冯伯术后被转入心血管外科ICU专门设置的负压病房进行24小时全天候监护。

经过团队的精心照护,黎叔渡过了术后缺血再灌注损伤、急性免疫排异、肺部感染等多项难关,于术后第1天撤除ECMO,术后第5天顺利转入胸外科普通病房进行康复训练。

同是“患难病友”的冯伯术后救治却一波三折,经历了消化道出血、巨细胞病毒感染等,病情犹如过山车,突然就急转直下,几乎看不到希望。

“心理治疗非常重要,医护人员要有信心,更重要的是将信心传递给你的患者。”manbext网页登录院长王茂生鼓励肺移植团队。在广州专家指导以及manbext网页登录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护下,冯伯最终渡过了难关,从呼吸机辅助呼吸到鼻导管吸氧,从最初的无力下咽唾液到自主咳痰再到能正常说话和独立坐立,终于一步一步地恢复起来了。

看着如今康复出院在望的父亲,冯伯的大女儿阿贵满心感激。“我们身心俱疲。但医生护士会比我们更累,他们硬生生地把我父亲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他们付出了什么是我们想象不到的,是他们给了我父亲新的希望。”

住院期间,恰逢春节。医护人员自己买来红灯笼、窗花剪纸等新年饰品装点病房,在大年初一,还给病人送上拜年利是和祝福。

“在医院过年,没想到还收到了医院的利是,那一刻我觉得医生护士把我们当家人了,心里感觉特别温暖。”黎叔的妻子说,在近乎3个月的漫长而艰难救治中,“其实我的心情也是像过山车那样起伏,有时真的坚持不了。是医生护士的鼓励支持,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医院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谢医生,感谢肺源的捐献者。”黎叔和冯伯说,以后会更加“感恩”和“过好今后的日子”。

(本文原载于2019年2月20日新华社客户端,21日《南方日报》A08版,22日《广州日报》9版,23日《南方农村报》06版,25日《广东卫生健康》2版,20日《茂名晚报》05版,21日《茂名日报》B1版。)